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方言,留住游子心頭的鄉愁

——讀《諞諞臨猗孫吉話》有感

來源:運城晚報發布者:時間:2024-05-09

□馮建國

過去對書視之如命,每到各地的第一要務就是買書。凡歷史人文、名勝古跡、風土民情諸類,幾乎是一網打盡,家里至今滿滿當當,四處都是。關于書這東西,用的時候方覺少,如若不用,可與廢紙畫等號。不是嗎?

關于這本書,原本是不打算要的,好長時間不讀書,現常望書興嘆而止步。不過當我聽孫立功兄弟說這書寫的方言、家鄉話之類,還是滿感親切,充滿了興趣,即刻改變了主意?;氐阶∷?,順手翻了幾頁,居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書中僅目錄就有三頁之多,林林總總五大篇40多類,還另有幾十個“孫吉故事”。這些故事與萬榮笑話同類,充滿了幽默、風趣、豪情、智慧等。

人常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老鄉們見了面,人不親土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環境相同,語言一致,吃飯口味也差距不大,一下子心就拉得很近,之間沒有了距離感。故而才會有詩人艾青那著名的詩句:“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而鄉愁鄉情最直接、最貼近的紐帶就是雙方的語言,滿口濃濃的鄉音。這便是家鄉話的魅力,不論天涯海角,山南地北,只要聽到那一口方言土語,就仿佛見了親人一般,這便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他鄉遇故知。中國人鄉土觀念極強,圈子文化極其濃郁。到北京,山西就為老鄉;到太原,運城就為老鄉;到運城,各縣就為老鄉,依次累推,直至到一個村子方才為止……

“下讀哈,水讀付,池泊讀磁坡,井讀姐,牛讀歐,湯讀托,蚜蟲叫膩蟲,禾鼠讀活夫,蹲下讀猴哈,稻黍叫掏夫,星星叫些些,車叫叉,節約叫細法……”讀這些方言土語,朋友你是不是會感到似曾相識,格外親切,然后禁不住會心一笑。沒錯,這是最近讀者讀到的一本《諞諞臨猗孫吉話》中的內容。運城十三縣(市、區)中,臨猗、萬榮、永濟、芮城一帶可能都有這樣相近的發音。

離開家鄉的游子在滿是普通話的環境中,若猛然聽到這樣的話音,會覺得有“家鄉人來”的喜悅。方言就像一種情感密碼或者地域標識,沉潛在我們的血脈中,會喚醒鄉愁,打開記憶,將同一方水土的一方人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我們平常所使用的普通話,其實是由多種方言整合匯集而成的,雖然有些脫胎換骨的感覺,卻依然抹不平它曾經擁有的頑強生命力。相處時,方言便會不時脫口而出,尤其是老鄉們聚在一起時,表現得十分明顯。而我們所說的方言,就是平日里所說的“地方語言”,又稱“白話”“土話”或“土音”等。方言作為地方風情的活化石,對區域文化的傳承與發展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所體現的地方特色是普通話無法比擬的。十里不同風,百里音不同。方言是一種獨特的民族文化,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獨特的方言,它傳承千年,有著豐厚的文化底蘊?!墩浾浥R猗孫吉話》的編寫,應該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一件事。立功兄弟作為本書的策劃者,無疑是事如其名,為家鄉孫吉立下了汗馬功勞。

我和立功兄弟相識已久,如今是老鄉,過去是城郊關系,正是由于他來運城近了,所以我們得以成為朋友、兄弟。不過在我看來,所謂的孫吉話既是臨猗話的翻版,也是萬榮話的翻版,深深銘刻著兩個縣的烙印,同屬一個語系,都有一些土話中的“爭”,有時候臨猗人甚至更“爭”一些。我的多年老友馮印譜是地地道道的萬榮人,正宗“爭”的世家出身。然而每每見面,他卻總喚我“臨猗爭”,可見“臨猗爭”的成色更足一些。不過,我們常常說這慫就是個“爭”貨,這話看似粗鄙,卻飽含著一種親切感。

事實上,不論孫立功是萬榮人還是臨猗人,他身上都流淌著一股“爭”氣血脈。在運城提起孫立功的攝影,許多人都會豎大拇指,尤其是他的人像攝影作品曾獲多個國家級、省級獎項,而且他本人涉獵布展、策劃、編印書冊諸多領域。我常說他忙得跟“樂人”一樣,活脫脫一位拼命三郎??杉词乖倜?,他對家鄉的公益活動總充滿了熱情和執著,不僅運籌帷幄,出謀劃策,而且不惜財資,傾力而為,樁樁件件都浸透著他對家鄉的深情和眷愛。還有周崇義老師、同仁張德祥等人,我雖與他們素昧平生,但這本書的成功付梓,能夠從側面映出他們高尚的情懷來。

尤其主要編撰者孫保民,與立功兄弟的交往中多有耳聞。送我書的時候,立功對孫保民更是贊不絕口。孫保民是孫吉人,大學畢業后一直從事地質勘探工作,主持編撰過《山西省地球物理化學勘察院院史》,退休后執著鄉情,魂系故里,付心血于主編《諞諞臨猗孫吉話》一書,研究考定,積字成文,僅用一年多時間就將數十萬字一書奉獻在眾人面前。其精神、其功力著實令人可敬可嘆。

幾天來,我一有時間便捧起那本有300多頁的《諞諞臨猗孫吉話》。書中的內容,編書人的辛勤,時時浮現在我的面前,心里不勝感慨。

土話、方言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如母親一般親切,讀來溫馨如故。書中除了方言土語,還有一輯民諺俗語、笑話、民間故事等,讀后令人齒頰留香,回味無窮。

想起賀知章那首《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諞諞臨猗孫吉話》為河東許多人留住了鄉音的文本,在河東地域文化傳承中,書寫了別開生面的一筆。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