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娛>

電視劇《我的阿勒泰》:“再顛簸的生活,也要閃亮地過”

來源:運城晚報發布者:時間:2024-05-16

□楊穎琦

近日,微短劇《我的阿勒泰》在央視一套黃金檔一經播出,就取得了不錯的反響,它以8集的微小篇幅,在豆瓣網站取得了8.7分的高分。這部電視劇不僅展示了新疆阿勒泰地區獨特的自然風光和人文風情,更以其獨特的敘事手法和細膩的情感描繪,觸動了屏幕外觀眾的心弦。劇中如詩如畫的北疆風光、獨特悠揚的人文風情、肆意生長的人們,讓觀眾們直呼“向往”:“我的心仿佛已飛往遙遠的北疆,在美景中得到治愈?!?/p>

電視劇《我的阿勒泰》改編自作家李娟的同名散文集。原著中,李娟以自己的經歷為主線,還原了阿勒泰地區的日常底色,那不僅是靈性和殘酷并存的地方,也是她和家人、伙伴生長的家園。電視劇將鏡頭聚焦于主角的自我成長,同時挖掘許多鮮活飽滿的女性角色,講述一個個“去愛,去生活,去受傷”的故事。

生長在阿勒泰的漢族少女李文秀一心想去大城市追求她的文學夢想卻屢屢碰壁,被迫回到老家,投靠開小賣部的母親張鳳俠。在老家,她結識了哈薩克少年巴太、帶著兩個孩子守寡的女人托肯、熱心但語言不通的哈薩克牧民們……不同民族文化和理念之間的碰撞、傳統與現代的沖擊、年輕一輩與老一輩的分歧,都在這片土地上發生著,這些內容在不經意間展現出生活的瑣碎和殘酷,以及女人們展現出來的自我生命力。

在這片土地上,風吹草動,萬物生長,人與人、人與自然都隨之流動。燦爛的暖陽灑在郁郁蔥蔥的夏牧場,夜晚的湖泊環繞著靜謐的藍,宛若神跡;心愛的馬兒離世后,牧民們會把它的頭顱掛在村子里最大的那棵樹上,想它就可以隨時看到它。作為一個“外來者”,觀眾跟隨李文秀的腳步,進入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看她鬧出一些笑話,也生出一些亂子,但她有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替母親去討要小賣部的欠款,與當地的牧民交朋友,給那些守舊的老牧民帶來一些現代的新觀念。

阿勒泰的陽光像黃金一樣,照耀著這片綠地和河流,而在劇中,每一個女性角色也如同金子一般,散發著光輝。在阿勒泰,這個野性和文明沖撞的地方,每個人都被自然賦予了成為自己的權利。在這里,女性可以笑,可以哭,可以示弱,可以拿槍保護自己愛的人,可以愛得坦蕩,也可以重新來過。

年輕一輩像是一道山谷里的清風,讓觀眾直呼“清新”。主角李文秀是大城市追夢的失意者,她想當作家卻不知道怎么寫,但她從未放棄夢想,回到老家生活的間隙依然堅持寫作、堅持向文學雜志投稿;得到喜歡的少年的回應時,她會在牧場的草地上撒歡地跑。而巴太的嫂子托肯是一位美麗的哈薩克女人,婚后的她每天在家里做飯、看孩子、洗全家人的衣服,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丈夫給自己買一塊搓衣板,但整日酗酒的丈夫直到凍死在路邊也沒能給她帶回那塊搓衣板。丈夫死后,按照當地風俗,她要與自己的小叔子結婚,或是留下自己的孩子才能去改嫁。盡管這樣,托肯沒有自憐自艾,依然愛美,依然悉心照顧自己的兩個孩子,漲紅著臉向長輩們為自己爭取幸福的機會。最后,她終于找到了那個真正愛惜自己的人,帶著兩個孩子去縣城生活。

年長一輩的女性則像草原上靜靜流淌的河流,默默滋養著萬物?!氨贾吞珌?,卻愛上了張鳳俠”,很多觀眾在看劇后表示直接被張鳳俠的精神狀態所感染,“簡直就是夢中情媽”。李文秀的母親張鳳俠是一個長期住在哈薩克牧區的漢族女人,她舉止粗放、打扮隨意,即使語言不通也能和當地牧民打成一片,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俠客氣質。半夜睡覺,文秀的床塌了,張鳳俠卻眼都沒睜開地說“又不是天塌了,還能影響我睡覺”;在文秀幫媽媽討回一筆欠款,覺得自己有用時,張鳳俠卻告訴她草原上的樹和草即使沒有被人吃、被人用,只是待在草原上也是很好的;當文秀用城里人的價值觀評價托肯改嫁的事時,張鳳俠只是說,“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可以不贊同,但你不可以居高臨下地改變他們?!睆堷P俠也許不是一個能夠時刻噓寒問暖的媽媽,但她總能在女兒委屈、無助、受傷時給予鼓勵和安慰。還有公共澡堂里素不相識的女人們齊聲歌唱,鄉村舞會上少女們扎在一起分享自己的隱秘心事。這些女性的刻畫在觀眾心中留下了溫暖的、神性的女性力量。

但在阿勒泰的春去秋來里,并不只是“詩與遠方”的田園牧歌,也不是文學式的烏托邦,而是真實發生的生活。那里也有斷壁殘垣,有著比我們想象中復雜得多的無奈和苦痛,也有著非深入其中不能體會的愛與生命力。

阿勒泰的故事發生在本世紀初,彼時全國經濟都處于向上走的一個狀態,內與外都發生著劇變。青年一代接受了外面的思想,都想去外面的世界闖蕩,像李文秀這樣的文學青年想去北京追求她的文學夢,巴太這樣的青年想脫離游牧生活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有高曉亮這樣的青年跨越整個中國,從廣東來到新疆充滿斗志地去賺錢。而卡在時代中間過渡帶的張鳳俠、蘇力坦他們卻被困在自己的堅持中,或是接受,或是努力從時代的束縛中掙扎出來。

全劇開頭,李文秀在參加一場文學講座時,悄悄在筆記本上記下了老師的寫作建議:“去愛,去生活,去受傷?!笔聦嵣?,這句話也貫穿了整個故事和所有角色。在阿勒泰,傳統與現代、成長與失去、愛與痛,都發生著隱秘碰撞。當蘇力坦最終接受兒子巴太不再放牧的事實時,當巴太親手割下愛馬的頭顱時,當李文秀看著喜歡的少年遠去時,“人”的存在,便超越了這里的環境、規則和執念,就像劇中蒙古族奶奶脫口而出的名言“再顛簸的生活,也要閃亮地過”,年輕人的、母輩的故事都在這里發生,而他們為人生做出的爭取和堅持,是草原上最遒勁的生命力的體現。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